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师指导 >

那个日子过的啊,真是风生水起有滋有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

发布时间:2017-07-26 13:57

  自从亦明当了俺村滴WCEO后,那个日子过的啊!真是风生水起有滋有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俺们村里的收益啊也是一片飘红,因为俺滴政绩,这不上级看俺是个人才,提拔了破格提拔,俺现在是清管站站长兼市WCEO。这个级别大了去了,相当于正处级干部,扒拉一下俺滴祖宗十八代也没有当过这么大官滴,你说俺能不厉害吗?好喽!俺现在位子有了,车子也就有了,票子也有了,房子也有了等等一切都OK了。

  

  俺现在的队伍可大了,手下有三百多号人。再不是过去在“沙家浜”的时候,只有七八个人俩三杆枪的时代了!随着业务的扩大,还是需要招兵买马,具体事务都有我俩秘书负责。听她们汇报说,招聘的时候,应聘的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万头攒动赛似春运,场面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欢马炸响彻云天。就这样俺不费吹灰之力招好了!

  

  一天,俺坐在办公室里,一边看着报纸品着香茗,就听见有人敲门。抬头一看,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怯怯滴站在门口:请问,这是站长办公室吗?您是站长吗?

  

  俺慢慢地把报纸移开,扶了扶镜架,看了看眼前这个妙龄少妇:有事吗?请坐!

  

  少妇羞涩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俺看她穿着朴素但又掩盖不了她的美丽她举止端庄不施粉黛,清纯中露出俏丽,小巧的身材配上哪付我见犹怜的脸蛋,给人一种柔弱美,不由让人心生怜爱!虽然俺工作比较忙,但对这种柔弱美,还是不忍心拒绝她的诉说。

  

  少妇道:站长,俺是您单位牛二的媳妇,叫三儿,俺俩结婚不到一年,这不你们单位招聘,他应聘上了,就看不起俺了,慢慢地就出现了坏脾气,回家后俺稍不顺他意,张口就骂举手就打,日子没法过了!

  

  俺一听,这是家务事,别说是俺,在古代都有清官难断家务事:三儿,这是你们小两口的家务事闹矛盾,我不好说啊,再说了,我对牛二也不是太熟悉,是刚刚招聘的,他能听我的吗?

  

  三儿(暂时喊她)一听,眼泪都快急出来了:站长,您是他的顶头上司,他又是个官迷,他敢不听您的,做梦他都想当官,您出面戳他,他肯定听您的,您就救救三儿吧,救救这个家吧!

  

  对于这样的事情,于公于私俺都有义务去做,况且又遇见这样的泪美人呢,俺义不容辞滴要找那个牛二谈谈,于是俺答应了三儿的哭求。

  

  说实话俺对牛二一点也不熟悉,他是高滴矮滴胖滴瘦滴黑滴白滴一点也不清楚,自然俺答应了三儿,就应该给他们做做工作。于是俺就把牛二叫到办公室,先从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度到和谐社会的角度,教训了一通,又从婚姻法到人权斥责了一遍,最后又从单位利益及个人前途方面分析了一轮。说滴牛二不住点头,俺差一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,亦明咋恁会说,居然会做妇联工作了。

  

  别说,俺的一次谈话真厉害,一连二十多天小两口没有吵架,相安无事,三儿也没有来告状了。可三儿不来,俺心里倒有点空落落滴。倒不如当初不说那么狠,让他们小两口隔三差五滴吵一架,三儿就会来俺办公室哭诉了,那样又可以看见她的柔弱美了!

  

  想什么就来什么!俺正在办公室里想呢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三儿打来滴。俺就纳闷了,她咋知道俺滴电话?奥可能是牛二告诉她滴。三儿在电话中哭哭啼啼滴说,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俺,说是在天上人间酒店门口等俺。俺最听不得女人哭,又特别是像三儿这样柔弱的女人哭,更要答应了。俺是好心肠又是软心肠,俺不帮她谁帮她,急匆匆飞速赶去。

  

  俺俩见面后,进了酒店边饮边谈(饮是我饮谈是她谈)。三儿道,牛二要和她离婚,她不想离,还是让我给她说说。俺一听满脸诧异,以为他们和好了呢,就问咋回事?三儿说她有个初恋男友,在他们幽会时被牛二看见了,说着说着,三儿解开她的上衣,让我看她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。说实话,俺当时看见的不是青一块紫一块,是雪白的平原上,两个耸立的山丘,白花花的一片,映的俺的眼睛为之目眩,一口酒含在嘴里没有咽下,哗啦啦都流出来了。俺也不知道说什么了,脑子一片空白,当俺稍微清醒的时候,三儿已经钻进了俺怀里,就听她呢喃细语,只要俺帮她不离婚摆平这件事,什么都答应俺。

  

  最难消受女人身。为了他们的家庭和谐幸福,俺就舍出去了,咋也要帮她。当第二天醒来时,三儿柔情滴趴在俺胸口上问俺,怎么摆平这件事?俺拍了拍她的小腰,胸有成竹滴对她说,你放心山人自有妙计,会让他不离婚,还会围住你我转,我是唐僧给他戴上紧箍帽,再念紧箍咒!

  

  回去后,心想你牛二不就是喜欢当官吗,给你一个官当。于是安排秘书起草一个文件,任命牛二为待见科科长。天天让你招待来人接见上访,你忙了我就有空了!对于他这些想当官怕丢官的人,乌纱帽就是他们的紧箍帽,只要戴上这顶帽,我一念紧箍咒就灵验,还不乖乖的就范!

  

  由于俺的政绩突出,上级看俺有更大的潜力可挖,半年后于是一纸调令把俺调到其他地方任更大的WCEO了。在欢送宴会上,俺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牛二,意味深长滴说道:牛科长,今后俺滴紧箍咒就不灵验喽!这时,牛二诡秘滴笑笑,附到俺耳边说道:站长,三儿不是我媳妇,是我花钱租来的一顶紧箍帽,给您戴上后,嗨,别说一念咒语,就是怪灵呢!